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忘忧草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忘忧草忘了就好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清风一样的老人,每天写写小诗,练练字,清贫的度过晚年!愿意和真心朋友聊天!

(社会传真)一个弱者的呼唤:苍天啊,还我责任地吧  

2014-04-12 19:0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传真)一个弱者的呼唤:苍天啊,还我责任地吧        

我叫何邦胜,1966年生,是利川市团堡镇长槽村九组村民。小时家庭艰难,上不起学,如今还不认识字,过着贫困的单身生活。以前有几分责任地耕种,还可勉强活命。可是从2011年起,我一直种着的责任地,竟然被村干部改名发给另外的狠人占有了。我如今没有生活,官司打到高院,也得不到公正解决!希望苍天开眼,拯救一下我们弱者!

事情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的:長槽村九组村民肖彩端的母亲200年腊月23日病故,安葬地选在同村村民杜成兴的荒地中。安葬时,杜成兴非要肖彩端用他在公路边的5分好田交换,不然不准安葬。于是肖彩端就用他的好田换来杜成兴的名叫“蹇家漕”和“长块”的两小块土地。2004年,国家实施“消茅工程”,我得到政策支持来到長槽村落户,买了肖彩端的房子,契约上肖彩端将“蹇家漕”“长块”的土地给我做责任地。我一直耕种了7年,按国家的政策完成了任务。其中也没有发生任何纠纷和变异。谁知在2005年的完善责任地承包时,村里干部将我种着的土地改成“杨家槽”地名发给我,将“蹇家槽”地名的土地发给了原来的杜成兴。从此使我失去土地,我一个外来弱者,打不赢,争不赢,没办法!走投无路时只好求救于法律,可是官司打到高院,他们以双方各是各的地名,不是一个地方的地为幌子,不给于公断。从此,我就陷入孤独无援的处境.......

本来是一块土地,却用两个地名来应对两个农户,让弱者凭空失去责任地。其用心何其毒辣!其手段何其阴险!我一个单身汉,为了求生,找不到依靠,只好向苍天呼救,渴望苍天开眼,惩治那些依权仗势,歪曲法律,不讲实事,玩弄阴谋的黑心肠!

我虽是孤独的弱者,但是我坚决要抗争!特此在媒体事先呼吁!谢谢一切正直的,有良心,有道德的善良人来支持我!

何邦胜

2014412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