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忘忧草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忘忧草忘了就好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清风一样的老人,每天写写小诗,练练字,清贫的度过晚年!愿意和真心朋友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2015年05月23日  

2015-05-23 19:1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悟石龙寺

1999年春,我被顶头长官弄到教育站负责全镇的“普九”宣传。10月底,省“普九”验收结束,他认为我成了闲人。于是长官就指派我说:“你去镇成人技校吧,那里如今比较清闲。”话虽如此,实际是把我支开,去看守那座位于团堡镇后山的州级文物石龙寺。因为镇里的成人技校就设在这坐有630多年历史的古老寺庙里。我这人一贯服从领导安排,又不计较个人得失,于是在一个烟雨朦胧的秋日下午,我独自走进石龙寺的山门,顺理成章的当起了庙里的常务“长老”,也就开始感悟起这坐富有传说的寺庙来。

在山门口,我目睹那副奇特的对联细细品味。那副对联是:“石龙绕殿是人间不是人间,仙鹤栖松非佛国无非佛国”。联语很是别致,也别有韵味,分明是在人间吗,可是你却在寺庙打坐,不是在佛国吗?无非就是那么回事儿,对联把你带进一种恍惚迷离的境界。只有在山顶凉风吹到你脸上的时候,你才能感觉到你还是一个有血肉躯体的人。此时,我就嘲笑自己,想不到一个教了30多年书的人,竟然成了佛国的和尚。内殿的对联也很值得研究,那对联是:“仙壅灵山飞霞雨,龙藏胜境起祥烟”,我一时没有悟出这对联的妙趣,只觉得自己已

经有了一股莫名的冲动。于是我也立即找来笔墨,在右侧的旁门上疾书一联,曰:“有山皆藏虎,无水不潜龙。”字不能算好,但是很流畅。后来团堡有个叫左文辉的文人,写有《游石龙寺》的散文发表在《利川报》上,在文中他评价写这副对联的人是“踌躇满志”。其实他根本没有体味出我当时的满腹心酸,只不过是没有哀伤,故作潇洒而已。

我忠实的当着守庙的长老,出了下山去拿那点维命的工资外,几乎都是守在寺庙里尽情的享受幽静。我觉得这里就是古书里的“世外桃源”,既不羡慕别人的升官发财,也不为自己的艰辛叹息。

春天,我周游山顶,看百花争奇斗艳,此开彼谢;看新松古木吐牙,你峥我嵘。我无心采摘,踏花归来。夏日,我仰卧绿荫,看天上云朵堆积,长涨短消;看朝霞夕阳旋转,升降起落,我琢磨人生,大抵如此。秋季,我在古树根下,拾一把银杏叶,夹在书里,当做生命的纪念,勾起对青春的回忆。冬闲,我倚靠山门,看天空撒播飞雪,赏六出的玲珑,吟一段唐人的《白雪歌》-----我就这样的与古庙相亲相爱,让它做我生命的又一个旅店。我日日感悟着古庙,一点不觉得孤独,也没有什么寂寞······

晴天,我绕寺漫步看四周风景。看远山如黛,绵延如墙,看白云悠悠,变幻苍狗;看脚下街市人来车往,爬行如蚁·····。我最爱坐在那对并排而立的“夫妻银杏树”下休息,清风吹面,撩起我旷达的神韵。我实在赞赏这两棵饱经沧桑。历经患难的大树。据庙史记载:这两棵银杏树是在庙宇修成后的1375年,和寺庙里的上百棵银杏一起栽下的 ,至今已有600多年的生命历程。他的所有同伴都在自然风雨,人为灾难中灭绝。独有它们“夫妻”能郁郁葱葱的活到现在,我真不知他们生命的真谛在哪里?这两棵树高近20米,粗3米左右,年年相依为命,共同扶持,抗拒风霜。虽然母树的根部被歹毒的人儿用刀剜空,可是他每年依旧无怨无悔的献给人们50多斤优质银杏果实。我每次都被这两株银杏感动着,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伟大最忠贞的恩爱夫妻,他们不仅有互相体贴的真情,还有无私奉献的母爱,它们的树蔸下,围绕的是一圈茁壮的幼苗,他们艰难的从石缝里吸取养料,不仅养活自己,还要哺育孩子,还要无偿的给人们果实。试看,世界上的人类,有那对夫妻能与他们比试忠贞,能和他们较量爱情。即使是那些山盟海誓,信誓旦旦,如胶似漆的红男绿女,在石龙寺的夫妻银杏面前,也都自然暗淡无色。2000年春季,镇上有对姓杜的壮年夫妻,因结婚多年没有孩子,来石龙寺游玩,在夫妻银杏树下,虔诚的许下愿心,要大树保佑他们夫妻早日生下孩子,还当场捐献300元现金,由我找工匠为银杏树砌起护台,并把母树下面的空洞补好。就在事后的一年中,这对夫妻抱着一个壮实的男孩又一次来到树下,给银杏树披上彩红。就在我的不断感悟中,我欣然的发现,是这两株银杏树的真爱,滋养了他们顽强的生命;是他们无私的奉献,得到上天的庇佑;是他们善良的母爱,延续着永久的未来。

雨日,我盘坐山门石凳上倾听雨声,屋檐滴珠。如鸣佩环,古木沾霖,更显滋润。山下的人户,大都在围桌斗牌打麻将,偶而传来吵嚷。而我在庙里,独得雨中的雅致。我最爱面对那大殿池里的石龙出神,那条用石头雕成的龙,足有斗来粗细,丈二长短,鳞爪飞扬,栩栩如生。有传说说,在寺庙建成的当天中午,一条黄龙从天而降,继而盘卧池中,随后跟来的金龟和金蟾也留在庙里,于是,当时的长老就给庙宇命名为“石龙寺”。后来清代进士张定远有诗赞石龙道:“怪石峥嵘幻作龙,飞身凌驾白云中;不是老衲吟雕琢,早乘风雷上九重”。浪漫的诗句在潇潇的雨幕中更是灵动,我仿佛看到那石龙在张扬鳞爪,侍机而飞。而我更相信流传在团堡当地的传说,在很久以前,团堡河出了一条孽龙,每到秋季稻谷将成熟时,就在晚上出来危害庄稼,一次就要祸害100多亩。人们斗争不过,只好祈求上天。于是,玉帝便派赤须龙下界惩治孽龙。两条龙在大坝村的田里打斗三天三夜,赤须龙带伤死拼,才咬断了孽龙的脖子,连夜抛到石板岭的深渊里----那里现在的名字还叫“龙头石”。人们免除了祸害,十分感谢勇敢无畏的赤须龙,就请来工匠,雕成一尊石龙,供在庙中,还四时上供香火。我一面看雨,一边想道:石龙为何能得到老百姓的爱戴和敬仰,还不是他用生命捍卫了人民利益。的确,世界上至今还没有一个祸害百姓的东西有好结果。生命啊!意义的奥妙也许正在这里。

石龙寺晴天的晚间也别有意味。白日的喧嚣消失,万籁俱寂。这时草丛中的生命由活跃起来,蝉在低吟浅唱,蟋蟀在悠扬弹琴······好一个自由的合唱,听起来实在比那些狂躁的流行歌动听。每当这时,我总要站立在庙里的天井边,做虫们的忠实听众。萤火虫出来了,一个个亮起尾灯,象流动的小星星一闪一闪,它们象在群舞,又象是嬉戏,又象在为它们自己的生活奔波,反正它们自己有一个世界。这时一只萤火虫飞到我的脚上,爬得我脚背痒痒的,我一挥脚,把它踢得老远的草里。可是,他只是稍微缓了一下,又翻身蠕动起来,我分明看见,那只萤火虫在顽强的抖动翅膀,尾巴上的灯闪得更加急促。不几下,又竟然高飞起来,汇如它们的家族行列,面对这柔弱的生命,我责怪自己太莽撞了,不知同情弱小。我又发现,还有一只萤火虫怎么也不飞,只是飞快的爬行。奇怪?我连忙趴到地上一看,原来它的身躯像毛虫一样,还没有翅膀,但是它并没有为自己少了翅膀而悲哀,而是勇敢的选择了爬行的道路。它坚韧的爬行,一路留下时明时暗的生命闪光。我突然想到,这微弱的生命,它最期待获得的,

不是你的同情,而是你向它的致敬!

体味不尽,感悟不尽。回想在石龙寺的三年,我在和银杏树、石龙、石龟、萤火虫的和睦相处中,得到许多人生感悟和启迪,知道要延长生命的岁月,必须要保持忠诚善良,要保持无私无畏,还要保持乐于奉献。现在,我好想再回到石龙寺去,再去感悟一回,体味一回。朋友,你倘若有缘来到团堡,千万要到这古庙里游览游览,我包你此行绝对不虚。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