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忘忧草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忘忧草忘了就好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清风一样的老人,每天写写小诗,练练字,清贫的度过晚年!愿意和真心朋友聊天!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学医之路  

2017-03-04 10:3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学医之路

 编者按:一个普通农民,因一次疾病让他当上医生,五十年如一日的钟爱自己医生的职业,为病人服务,为发展医疗事业尽心竭力,真是难能可贵。当学徒时尊敬老师,酷爱读书 勤于实践,打下深厚的知识基础。当村医生,关爱患者,护卫一方健康。得到民众信赖,媒体宣传,政府表彰,真是一个美丽的人生。一条从医的道路,就是作者人上闪光的道路。更为可贵的是,一个老年的医生,不尽每天坐诊看病,还能坚持拿笔写文章,写经历,写医书。真不简单!如今许多医生 只会靠吃病人发财,不钻医术,更不会写文章。冉龙海先生医德高尚,德艺双馨。还擅长书法、篆刻、画画等多种艺术,真是医学才子!我们祖国要是多有这样踏实为民的好医生,那医学宝库会更加丰富,人民会更加健康!                    

          我的学医之路

                     冉龙海
  现在人们都尊称我是老中医,四十多年来找我看病的人,每天都是踏破门槛,还获得了几十本奖状和荣誉证书。可是我在五十八年前,还是一个地道的庄稼汉,会干各种农话,犁田、打耙、插秧我都是一级劳动力。1964年到1967年,我在野猫水大队开柴油机,整天与黑烟打交道,耳朵嗡嗡作响,那些艰难的日子我至今记忆犹新。

 一次大病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一九六七年夏天,我忽然感到胸口隐隐作痛,那时农家人贫困得很,没得钱去看病。我就只好忍着痛没有立刻去看医生,还坚持开柴油机干活。直到第三天感觉越来越痛,而且伴有呕吐家里人说是发"羊毛症"。就土办法来治疗,先用针挑胸口皮下纤维组织,提下颌喉节处,说这样就能治疗好“发痧”等病。我试用了以上方法都一点没有效果还差点把命搭上

  常言道:医家不明如暗刀杀人。有病切忌乱投医 这时父亲见我疼痛难受,就出门去接医生给我看病取药,那医生装模作样的应付着开方收钱,再发给我三大包药。我按照医生的说法服下,可是吃了几天药还是一点效果也没有。邻居又建议说用酒泡饭吃会有效,病人只要能把病治好,不管什么都願意去尝试,但是我吃下酒泡饭后病情更加严重了,全身皮肤变黄,呈橘黄色,而且疼痛加剧不得不去借钱到镇医院。那里有一个从武汉下派来的实习医生,诊断后对我说:"你病情很严重,是急性黄疸型肝炎,赶紧去县医院住院治疗"。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公共汽车,只能坐拉货的马车到县城医院去。一路颠簸,抖的我晕头转向。在显医院,我既服药又打针,住院七天后,病情才慢慢得到缓解黄疸退下来了,腹部也不痛了,本来还要住院半月。但是由于那个县医院当时也只有一幢木头房子,床位少病人多,病床非常紧张,医生建议我出院,在外接受康复治疗

   可是回家后去那里治疗呢?这时我想到了当时就很出的中医冉广均先生。我想要是自已能懂医就不会受这样的痛苦了。于是我立志学医,拜冉老为师,当他的学徒。冉广钧老先生答应了,开始引导我学习。他对我说:"你想学医?先去买几本书:巜药性歌括四百味》《汤头歌诀 》《频湖脉诀》《医学三字经》,读熟能背了我再给你讲原理嘛。”我高兴极了,赶紧就去县新华书店把书买了回来。虽然从家到县城要走3个小时的路,来回就是接近7个小时不怕苦,一路兴奋的快走加小跑,一点不感觉路途遥远。买回书,我开始一边读书,一边养病,三天去师傅那里一次学习。我把老先生给我开的处方用药都牢牢记在心里,一年后我就全愈了,不仅能在生产队干活,还开始了我的医之路!
 我下定决心做个好医生,还要争取当名医。于是就从不放弃学医的决心,坚持多读医书,人在哪里书就在哪里,就是走路,上山砍柴都把医药书带在身边,累了就坐下来读上几句,读熟能背诵了再走。1968年,大队派我去宜昌修雅官铁路,去葛洲垻修电站。那时后,我就没有使用各种工具搞笨重的劳动,而是在那里连队卫生员。那些带伤的或有病的都亲热的喊我“冉医生”。那感觉真好!
  一九七五年秋,全国实行农村合作医疗,我还是选择了"赤脚医生"。其实在乡下当医生是很辛苦的,合作医疗提倡一根针一把草治病,还要自己种药园。我出诊时走一路就扯一些路的草药带回药房,加工好后上柜备用。我还给社员打预防针熬预防药,并送药到家里。一天24小时都有病人找问诊有时刚准备睡觉就有人来让帮忙看病拿药,有时半夜还会遇到有人喊出诊。我穿山越岭,不管刮风下雨下雪,春夏秋冬都一样的热心为病人服务,从无怨言因为我热爱医生这个职业,我不怕吃苦,只要能治好病人,我心里就很高兴和欣慰。我把读书的时间都挪到在了晚上12点后,那时候没有电灯只有煤油灯(四十多年了煤油灯还保存着)一般我都看书到深夜2点钟后再睡觉,六点钟起床,因为我渴望把医术学好,想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医术。
  一年后,我去师傅家,他问我:“今年怎么样?”我说:“大队补助的钱粮不高跟书记一个级别。他又问群众満不满意,我说群众非常满意。他笑着对我说:"那就好,关键是要群众满意。当医生要老幼无欺,贫穷不分,要有一颗菩萨心,不要只想赚钱,医者仁之心,更不可吹牛,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也不可以说完全没问题。人有暂时的祸福,马有转疆之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勤读书多看病,得崇思辱居安思危"。师傅的这些话我永远铭记在心。
  在初次治疗时,很多的疾病我还无把握。曾经有一个病人每天头痛呕吐,我在开了几剂药后都不见其好转,后来建议他去师傅那里看诊,并请他将处方带回来做参考。我发现师傅就开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方子:竹叶石膏汤,一共就6味药,2角钱一剂,病人吃两剂就痊愈了,可是我开的都是7、8角钱一剂的,也未见效果。于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常言道:"对症一口汤,药不对症用船装"。我去向师傅请教,他告诉我说:“到冬月份你来院里我给你上一个月课。”到冬月我去了师傅所在的医院,白天就在药房帮忙抓药,晚上7点钟师傅开始给我讲课,直到9点鈡,每天两个钟头,一个月下来我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该读什么书,做什么人。我开始阅读大量的书籍:《内经》、《难经》《伤寒论 》《金匮要略》《溫病条辩 》《医宗金鉴》等中西医内外科书籍,进行全面学习,博采众长,吹起了冲锋号。一九七八年我的卫生所还被评为了先进单位,个人被评选为县卫生工作先进代表。
  一九七九年师傅被调到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我就经常去那里看望他,每次去后他都会把治疗到的疑难病症分享给我,我也把遇到的特殊病例告诉给他,一起交流治疗方法我把不懂的且未遇上的病症告诉师傅,让他帮忙分析指点迷年中我们从未间断过联系交流,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医术不断地得到了提高,我感到非常高兴,也很感激师傅的谆谆教导!
  一九八六年七月,那是我最悲痛难忘的日子,师傅一卧不起,从病倒那天起我就一直守候在他身边侍候着他。直到他去世安葬完后我才回家。第二年清明节我在他坟前栽上四颗青松,现在已成参天大树。三十多年了,每年清明节我都会去看看他老人家。我常想起他去逝前两年总是告诉我,要趁他还在世的时候,有什么疑问就可去向他老人家请教。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可问的地方了。我一直记得师傅74岁了却还一直坚守在岗位上。
  一九七五年至一九八五年十年合作医疗结束后,因为交通很不方便,外地的病人更不方便来看病,于是我就将诊所搬到了国道边,在那里又是三十年,坚持给村民看病,当起健康卫士。弹指一挥间,我的医术不断在提高,在继承师傅的医疗经验上结合自己实践中探索的经验攻克了很多疑难杂症,例如:乙肝,腰椎间盘突出症,风湿,类风湿关节炎,颈椎病,慢性胃炎,慢性肾炎,慢性咽炎,鼻炎,顽固性血管神经性头痛,三叉神经痛,妇科疾病如:子宫肌瘤、囊肿。喉小结,面神经麻痹、带状疱疹,胆结石,肾结石,偏瘫等,病人都得到了很好的治疗效果。例如:2013年我在市里大同药房坐诊时,农业局长叶某的妻子患有颈椎、胸椎及腰椎间盘突出,经上级医院手术治疗后,病情未见好转,还有完全失去生活能力的可能性,去复诊的结论也是两个选择:1瘫痪,2重新做大手术,但不能保证。后来她决定找我用中药治疗,不再接受手术。经过大半年的中药治疗她完全康复。还有恩施州军分区司令员赵某,州委妇联主任陈某等。上至官员下至平民百姓,市内县外及其他省市的患者都有前来看诊。由于现代人缺少活动少煅练,患此病症的病人特别多,在我手上已治疗过上万人次,绝大部分病人都得到了痊愈。《利川新闻》《恩施晚报》《恩施日报》《武陵都市报》等都报道了我的事迹。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退休后我并没有放弃当医生,还坐利川大药房。因为我热爱医生这个职业,我离不开病人,病人也离不开我。因为目前,虽然学医的人多,医术好的确少,真心关爱病人的医生更少。祖国的中医药博大精深。学医要有恒心,要有耐心,要有决心,要有性,不忘初心,常动脑经不断创新,灵活多变力求一个"辩"字,辨证施治是根本。一方治多病,多病用一方,全在辨症上。我们自己要活到老学到老,还需要带使后来者少走弯路。我遵循师训,从不以赚钱为目的,不开大处方,平等待人,不当用的药决不撘车卖药,处处为病人着想,所以病人都很信赖我,觉得如果我不治病了,他们都会很不方便。所以我决定尽我所能发挥余热,发尽余热为更多的病人提供好的医疗服务,为利川医疗,为祖国中医做出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